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牧天空

天空是一种爱的能力,一种下降的力.

 
 
 

日志

 
 

[放牧天空原创]偷壁脚-贫穷时代的栖居  

2013-03-27 10:45:25|  分类: 个性感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暴风骤起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的日子,树杆弯成一张弓,树冠向房屋这边盖过来又横扫过去,屋檐上的瓦——无任是盖瓦还是沟瓦,总要或多或少又被掀掉一些,屋顶的某一处就会形成一个洞。雨就从天上直接通过那个洞眼灌进屋里,火巴巴也从那里滚进来——那个黑暗、恐怖和神秘诡谲的洞,让我深深的惧怕,即使眼睛不看它,它也会一直不离不弃的跟着你甚至在你的梦里窥视着你瞄着你,简直就是一个恶棍乜斜的眼睛,使你无处躲藏。现在已经过去三四十年了,老房子早已连同它的破旧和苦难一起被彻底拆去了,但那个觊觎的独眼恶棍还在我心灵和梦的恐怖中心,并没有随着老房子的消失而消失。

还有一些因瓦沟里积久的灰尘和落叶的堵塞,导致出水不流畅,也会出现许多小的渗水处,父亲母亲用尽了一切能盛水的东西:水桶、猪食桶、脸盆甚至晴雨帽等等,到处接漏。我也搭上一把手,帮忙把家什挪开。这种时候母亲总是说着同一句话:“这个鬼天……”,父亲一句话也没有,默默接漏、挪东西。

瓦被摔碎的声音和树枝被折断的声音让我感觉到房屋被摔碎了,幼小时候的我的安全感就扑通扑通的,仿佛咯登一下天就塌下来了一样。


我家东边和西边的邻居都拆去老房子建起了新屋,他们新屋的屋基都向后错开了整整一个老房子的深度,同时抬高了大约一米左右的高度,而老屋拆去后只保留下周围的一人高的墙壁用以围成院子。而我父母说自己没本事,穷,就做不起新屋,但是没有怪别的什么人或原因,只是自言自语的归怨自己。这种承认生存的无能为力的无耐,不得已才做出这样数落自己甚至作贱自己的无耐,现在的我想起来,觉得那时的父母完全基于一种生存观念,即严重缺少个体尊严和极端为他存在的中国传统底层文化特点(纯粹理想的善的文化,但上层社会从不这样)。谁活着不是要个鼻子要张面皮呢(为了生存可以不要面皮,这是我的主张。宁死不屈是错误观念,往往是因为屈了也还要死时那就不如不屈)。

因为东边和西边的邻居拆老房盖新屋后,我家屋后的出水就出问题了。一到雨季,水就经常积在阴沟里,出不出去,我记得父亲总是穿着蓑衣拿着揪冒着大风大雨在屋后与邻居家的院子之间捅着那个小小的涵洞,弓着背用手掏出树枝落叶和淤泥。但是,洞太小,水还是不能及时排掉,我和母亲就用水桶一桶一桶的将水舀起从后门经过灶下到堂轩出前门倒掉。而雨季的雨总是夜里下,我就总是从梦中被叫醒,在煤油灯忽闪忽闪的灯光下帮着父母接漏、舀水、提水……还有害怕!


现在你就知道我那时为什么不喜欢李白,也读不懂李白了吧,那时我觉得他太不着边际,象农村穷困人家出了个阔少,少也不更事,老也不更事,令人气恼。相比之下就比较容易接受杜甫一些,因为他毕境说出了我的现实需要,觉得他很善心,同情我们,讲到了内心里也讲到了梦想里。

和邻居吵架的事不免时有发生,但每次都好像是输了,因为母亲一边烧夜饭火一边嘟哝着什么,眼睛红红的,眼泪一颗一颗的往肚里吞,偶尔没有忍住的一滴掉在了锅铲柄上。我在灶门口塞柴火,母亲在窝台上切菜、煮菜……她的泪光在灶堂里那兴旺而盛大的火焰中让我的心灵沉默无语,脑海一片空白,手脚和身体规规矩矩而且滋生着勤奋和一种对生活的理解的举动。也是在这兴旺而盛大的火焰里,我开始懂得了凝视和通过这凝视而进入美好的憧憬和小心翼翼的梦想。而父亲就坐在矮杩上抽老黄烟,每一口都抽得很深,烟筒里冒出的火星和嘴里吐出的烟雾都充满着一股一股的力气,弥漫着膨胀着……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父亲说出一句话,哪怕是气话或者是与母亲有一句商量的话或怎么对付这种局面的想法,什么也没有说,唯一的方式就是坐在矮杩上——抽闷烟。


我想,贫穷的人自有贫穷的N种原因,包括历史的原因,例如祖辈底子薄,又没有什么手艺传下来等;也有现实的原因,例如,那时国家管得死,还有疾病,还有运气。我父母都不识字,更谈不上有文化,对于一些人和事显然缺乏分析能力、缺乏统筹和规划、甚至缺乏基本的沟通能力。他们把贫穷归因于不识字,于是即使是没有钱靠借钱给母亲治病、没有粮食靠借粮食过年的那些日子,也从没有让儿子歇学的念头,他们觉得只要下一代有了文化,就不怕别人把自已的工分记少,就会做到要说也说得过人家、要骂也骂得过人家、要绕弯子也绕得过人家……总之,就不会怕别人害,到最后肯定会有钱有势,就会挺自腰杆过日子。现实中,他们渴望生活中有好人,也喜欢谈好人和坏人,同时力求自己做好人,要求下一代做好人。我就是他们培养、要求和寄托的对象,几乎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当然,富人自也有其能富起来的X种理由。正当的或者非道德的,偶然的或者必然的等等。但是,当富人把自己的富归因于勤劳、智慧、和能力的必然结果时同时也将穷人的穷归因为懒惰、愚昧、和无能的必然产物。而与此同时,穷人也倾向于将自己的穷归因于富人的欺诈、掠夺、不道德,这一切归因都朝着一个事件发展:穷人的穷和富人的富都变得不合道德不合法——矛盾不可避免。这种双方互有针对性的带有忌妒、偏见、蔑视和对他者漠不关心的归因是文化的必然产物,它甚至与懂了多少外国语和是否中国国籍都没有关系,当这些归因聚集为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然后又从所谓仁义的角度进行调和、中庸,追求终极的和谐。

这个特点,导致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个恶的循环。因为它既不敢直面人性恶的一面,也无力保证善的普世。

 

现在,你就也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怀疑儒家的那一套东西了,所谓“仁义礼智信”和“温良谦恭让”,不过仅仅是一种倡导而已,决不能切实的成为规范,即使说是做为道德规范,也还不如说是骗人者的冠冕堂皇的说词,一种欺世的手段。而这些内容的实质没有任何哪怕是一点点进入社会的良心。实际上统治者自确立儒为国教(统治思想的理论基础)之日起就没有真心打算为普通大众着想,只是用了这套说词的确具有的先天完美性。所以,这套东西不可能真正进入社会的良心。赫尔德指出,中华帝国的政治骗局不过是在半鞑靼式的东方专制主义暴政上装点些“辉煌的道德箴言”,“中华帝国的道德学说与其现实的历史是矛盾的”。帝国的实质是专制暴政,家长制的孝道扭曲了人性,不仅使家庭充满奴役与顺从,也使整个国家充满奴役与顺从。[引自《跨文化研究:以中国形象为方法》P55—周宁]     我想:即使是现在,人们的观念也不外乎如此。

中国文化的大厦,也就是海子所说的“家乡的屋顶”,既遮挡不了风也堵不住漏,要重建。但这并不是全部。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